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南京郑和小学 >> 正文

摇号日的众生相有人放言中号了我就疯了凤凰网汽车凤凰网

日期:2019-1-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原标题:摇号日的众生相:有人放言中号了我就疯了

如果要找几个形容繁华的词汇,可能大多数人都会提起“人山人海”、“车水马龙”等成语,然而除却那些表面的意象,现在这类词所代表的含义似乎早已演变为“洪水猛兽”。尤其是每逢年节之时,无论是帝都那些景区的大小道路,亦或是日常及高速行车道,那一片“人山人海,车水马龙”的景致,集中归拢起并蒸腾着这个快节奏时代的聒噪与喧嚣。

“摇号”,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词。自从2010年12月,它走进生活在北京的人们的眼帘。这里不用“北京人”这个词的原因是,自此,包括北京本地人在内的所有北京周边生活着的人们的喜怒哀乐,都在不经意间与其深切绑定。

实行摇号购车以后,在广大购车群体中能中签者的比例,伴随着越来越多的排队者的加入而日益降低且渐变为“珍稀”。以昨日(2018年2月25日)北京小客车指标办发布的信息来看,2018年首期摇号普通个人指标中签难度再次突破历史纪录,平均每1907人才能抢到一个指标,摇号中签率仅为0.05%;而即便是新能源汽车的指标,也尚有15万“排队大军”在持续“日夜轮流守候”。

同时据北京市小客车指标办发布的数据显示,截止至2018年2月8日24时,经过审核后的普通小客车指标申请个人共有2800927个有效编码。数字效果不直观,那么对着那些苦苦等待摇号的人们直白地讲,这即是说,您绝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您只不过是二百八十万芸芸摇号众生里的“沧海一粟”……

“等牌人”的心路历程

或许只列数据还不足以切实理解到这些“等牌人”的辛苦,那么笔者就援引对身边人的相关采访来“以小见大”地切实表露一下这二百八十万芸芸摇号众生的苦衷。

陈哥是在汽车头条APP工作多年的员工,北京市是从2010年年底开始推行摇号政策的,而他则是在一年后的2011年年底开始参与摇号,到现在也有6年多的光景。

据陈哥的自述,摇号过程本身于他是没有什么愉快不愉快可言的,但在漫长的等待中,心态上却确实有了逐步的变化。“北京摇号最初是每月都可以摇号,每年摇12次,平均每月2万个指标,因为身边陆续有朋友中签,所以我也不太着急。但后来变成了2个月摇一次,中签比例也明显减少,经常是六、七百人,乃至七、八百人抢一个指标,这个时候我就开始有点着急了。”

而到了2018年,指标还在继续变少,2月份的这次已然发展到1907个人抢同一个指标。“现在这就肯定是一件没戏的事了……”在现在这个时候,陈哥的心态反而因为“被迫的无求”而放轻松了,但言语中还是难掩莫名的失落。

“从市民的角度来看,我能理解北京政府摇号政策的实施,毕竟减少新车数量,控制机动车总数是治理空气污染,交通拥堵最行之有效的手段,而且这些年来北京政府在大力发展公共交通、提升道路建设方面的努力也是看得到的。但是每个摇号家庭的具体情况也是不一样的,有些家庭对车是真正的刚需,比如家里有小孩和老人的,而有些家庭只是从‘抢占稀缺资源’的角度出发参与摇号的,家里本身并不缺车。”

由此,在陈哥看来,如何甄别需求,让政策的实施更合理更人性化,通过对于申请摇号人的动机考察的细化,实现有针对性的政策人文关怀和倾斜,这些确实是需要政府去做的,而不应只是单纯减少指标数量。虽然或许这些观点缺乏了对于政策制度制定初衷的考量,但是由摇号多年不得而引发的些许不理解其实是完全符合情理的。

而结合当前的摇号现状来看,现在的中签比例是1907人抢一个指标,从概率上来说30年内能够中签都成为了绝对的“小概率事件”。而按此势头继续发展,以后的中签比例则一定会更小,在某些层面这或许与堵住了甘肃猪婆疯到哪治最好百姓的购车通道无甚二异,也确实在一定程度上损害到了部分市民的权益。起于环保和交通疏导初衷考虑的摇号限购政策,确实还需要结合今后的现状发展继续对于其限制程度予以渐进而适时的调整。不过公允而言,目前确实没有比摇号这种从购车源头展开限制相对更为科学合理的办法了。

摇号“众生相”

所以,换个角度讲,这些“等牌人”也不能只顾自己等待摇号的“艰辛”,更不能单纯去埋怨摇号制度可能带来的这些“徒然等待”。毕竟整个“大环境”的情况,加上其他多方面的复杂因素,在客观层面的共同作用下直接导致了“京牌”的稀缺。而遍观这些“等候者”,也就好似那些考后的考生一般,有人欢喜有人愁。而细细探看,这些人又可因为境遇及思路的不同,大抵分化为了五类。

一类,并未费多大劲就摇到“京牌”的“欧皇”。这类人,他们可能一上手就“手到擒来”,同时一个月就摇到号的大有人在。其实对他们并没有什么好说的,并不是“嫉妒使笔者丑陋”,只是因为命运这事很奇妙,你所认定的“苦大仇深”,可能在这些“天之骄红河州在哪治疗癫痫病比较好子”面前则只是“云淡风轻”。

因而,往往在那些北京本地“原住民”因苦苦等待无果后悲愤而无助的时候,每每又因身边路过的几个外地“欧皇”无意间无声的炫耀,而进一步堕入“仇与恨的深渊”。虽然这种情况于人性角度能予以部分理解,但是对于“外地”人由此而口出不逊,这就不是能强加于 “摇号”本身的罪过了。当然在此谈及这些,更不是为了批判或引战,只是希望,无论中签与否,首先都应有足以支配“摇号”这件事对于心态之影响的气度和体量,没有这些,那就干脆不要继续在此挣扎,或者也有人因此选择去做稍后要谈及的几类人了……

网友辛辣的调侃背后是隐而不发的苦闷与无奈

二类,“硬币的反面”,以上文提及的本地人为代表的,更多因时运不定西看癫痫病哪家医院哪家好齐,导致最后无论“中签”与否,都能“癫狂入魔”的“非酋”。或许,有些夸张的成分,但是摇不到号的人确实会在摇号日跪求诸神众佛的“玄学求签”期间切换做着得与失的美梦和噩梦;而摇到号的人亦会又如“范进中举”一般在感慨“时来运转”的同时,回顾这些年来熬着心血执着等待的艰辛与不易……由摇号引起内部自身的“疯狂”尚可理解,但出现如上文的嫉妒乃至争端,则不能得到任何的体谅。

三类,既可说做是坚持道路上的“败将”,也可称作是因顿悟后的独到见解而另辟蹊径发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智者。搞不到汽油车的京牌,咱想想办法,可以搞个新能源的牌照嘛~而冷静地分析,或许这也确实不失为一条“明路”,至少结合当前的国家大政方针以及汽车发展趋势来看,买新能源汽车还是很受支持的,而某些特定情况下带有新能源绿色号牌的汽车还有着上路不受限号政策限制的红利,因而这也就导致了另一波“等候大军”唐山市什么医院看羊癫疯最好(新能源牌照的15万)的兴起。不过总体而言,相较于原来的“蓝色京牌”,至少这种选择也是能起到一定缓解作用的良方。

四类,放眼望去,发现不论是“蓝”是“绿”,都觉得前路“希望渺茫”,进而让步到最低底线的那些选了河北汽车牌照的人。请注意,这里没有任何从等级层面出发的解读,只是客观阐述相对于京牌而显露出一些在京出行不便的河北牌照的相对性弊端。因为除了日常的限号,还有不让上下班高峰期进入五环内的困扰,至于这类难题在“有车与否”这个问题的权衡中所占的比重到底能到怎样的程度,只看当事人的理解与选择了,毕竟有很大一部分人对于家用车需求的迫切或许是更加刻不容缓的。

五类,这即是前文所提及的,“不走寻常路”的一类。这类人,有的通过合理的市场化运作方式通过付出更多资金来获取普通人梦寐以求“北京蓝牌”,也有的,则通过一些其他方式甚至于灰色交易来使“梦想成真”。以身边人的实际经历为例,编辑倩姐实在受不了等待的“折磨”与落空后的“失落”,干脆到4S店破费6万,连车带牌做了一笔“爽快”交易。而除了直接购牌(完全合法与否尚不可绝对一概定论),还逐渐衍生出同北京本地人协议租买牌照、同经销商“车牌一体”交易乃至于其他方式……

为得“一牌”的丛生“乱象”

由这些“不走寻常路”的想法,又“顺理成章”地引发出各类千奇百怪的“得牌”方式。

比如,有的人选择租牌,具体的渠道或许不甚明朗,但根据行业内相关人士的透露,这类车牌全年的租金在8000元至12000元左右。同时虽然现在大都为了保证“程序的正义”租赁双方会签一个协议,但至于落实到现实层面受不受法律保护,受哪些法律保护,还需要更仔细的分辨。同时,这样做还有着潜在的风险,毕竟是自己花钱买车,然而却很有可能随时都会被“别有用心”的车牌指标所有人将新车“凭牌”要走。

而继续以现实生活中的实例来谈,好比某些经销商就有类似的购车及牌照的制度。据相关内部人士透露,一些经销商可提供买车加钱顺带车牌的业务。好比买一辆丰田普锐斯,加价4万,即可获得一个北京本地牌照,不过指标所有人仍在该经销商。同时,这种制度也随车型价位级别的不同而存在不同的牌照标价,比如买一辆起亚K5,加价3万即可随车获得牌照;而买一辆雷克萨斯CT 200H则需要6万,但至于牌照是否完全按照车型价格“水涨船高”也无绝对的定论。

同时在这一制度下,其实交易双方也还承担着一定的风险。好比对于作为指标所有方的经销商而言,如果车主在驾驶过程中一旦出现交通事故,或许经销商方面就应当在名义上成为事故的主要责任方。此外,在这种交易制度的规定中,还附加了一个条件“车牌需和车辆完全绑定”,这即是说,如果车主需要换车时,就只能放弃原有的由绑定购买而来的牌照,从某种角度来看,这或许也是一种“变相租赁”。

而除却与相对意义上的合法运营公司进行市场化交易以外,也还有与指标持有者的个人之间的交易,而这种交易的种类则更是繁复,定价多在8万至10万之间不等,同时往往更容易引发各类纠纷。甚至于有人为了求得一个车牌,变相利用婚姻关系,好比与有指标的异性结婚,然后经由婚姻关系把指标过户到自身名下,然后再办理离婚手续,全套流程结束大概需要一个月,可能比起苦等如此折腾或许也是值得的,但其间的风险之大就更是不言而喻了……

乱象,或许会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存在……但这也是改革道路上必经的曲折阶段,也无法对任何一方施与完全的责难和追究,只能是基于法律层面对钻法律空子的人不断增进布防。

有人戏称,北京人等车牌就好像买彩票,“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无论本文以人文的角度去体察也好,还是以带有部分好似于戏谑的口吻调侃这幅“摇号众生相”的图景也罢,这其间总会多多少少带有对这个时代繁华背后的彷徨与无奈,繁华是我们所共享的,而无奈,也确是所有包括制度制定者以及执行者和接受者等多方在内的全体国人所共同承担和表露的。

所以,即便还有很多人说摇号这事,不公平现象还严重存在,但援引一些理性的认知观点,似乎这种矛盾的根源其实在于“没车的人想要过上有车人的生活”,而那些通过努力奋斗获得好生活的类似的价值观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或许放眼人类历史长河,摇号购车所带来的困扰还是显得微不足道,但其实所有人都明白,摇号本身不应该是被归咎的存在,同时所有人也还是在对未来的希望中继续期待,也正是在这份期待中,能更加人性而科学的制度才能朝着我们缓缓走来。

友情链接:

教猱升木网 | 慈溪企业名录 | 电信手机辐射小 | 一战到底规则 | 建筑智能化工程师 | 香奈儿卸妆乳 | 中信单币信用卡